无白非居

我爱李白,他是底线。
D5杰厨,Jack本魂。
别找我玩儿。

关于杰克是精神分裂还是双重人格

Satanick:


首先我恳请在和我解释杰克是精神分裂的人能认真读推演,以及看以下两本书《重口味心理学》第一册以及《24个比利》。现在说一下为什么我会认为杰克是双重人格。

第一,可以看得出,杰克在小时候就有了“他”的印象。他看不见这个人的形体,却有时能感受他的存在。某种情况下人格与人格之间其实是可以实现互通的,也可以感受到存在的。这一点《24个比利》中,比利的很多人格间可以做到沟通。而精神分裂症多发于青壮年,而儿童不排除有颞叶损伤或者癫痫产生的病理性激情。所以这里还不能让我下结论杰克究竟是哪种病症。

第二,白天与夜晚的交换。可以看的出坏孩子杰克的思维是非常清晰的。这点精神分裂病人难以做到,查一查精神分裂症的临床症状就可以发现精神分裂病人一个人的表现多为紊乱和不可理喻,没有逻辑性,没有理智而言。而从推演可以看出,坏孩子杰克他有自己的想法,有自己的行动准则,甚至可以做到去谋杀、完美逃脱,指示好孩子杰克去邮寄肉块,甚至可以向正常的杰克挑衅。如果是一个精神分裂病人大多是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的,所以这一点也是我可以肯定杰克是双重人格。

第三、时间断层。精神分裂虽然让人恍惚,但是基本不会出现突然的意识中断或者流失的记忆问题。可能会出现记忆力衰退,但不会不记得自己做过什么事情。很显然,善良的杰克对犯罪过程毫不知情,甚至面对自己身上的铁锈味能猜到大致发生了什么,但是他想不起犯罪过程。而面对礼物也是惊讶,想不起怎么实施的。这一点在多重人格分裂症里尤为常见。

第四、混乱。精神分裂的病人他们的混乱大多是表现在外部的,比如情绪失控,行为失常,自我认知完全失衡,甚至是不停切换着状态。但是双重人格病人的混乱却是内部的(顺便一提人格的切换是有一定媒介出现的,杰克的人格切换是睡眠,而《24个比利》里比利小时候的人格切换源自于他小时的愿望:被惩罚后小女孩人格克莉丝汀会出来代替他罚站,要挨打耳聋的戴维替他受罚。这样的应激反应会促使人格形成),失去这种媒介,人格们开始依据自己想法或者毫无征兆就掌握了身体控制权,这种混乱显然更符合杰克的推演:公平。不存在媒介激发就切换人格,对于另一个人格而言不是最公平的事情了吗?对于善良的杰克来说他可以在夜晚也控制那人的出现也很公平吧?

要说的就是这些,另外精神分裂症患者杀人都是毫无逻辑的,可以看看一些诸如疯子上街砍人的新闻。再对比开膛手杰克那充满了规划和筹谋的谋杀,对人体解剖深刻的了解和寄出信件和肉块的那种从容,哪个更具说服力?

如果真不知道精分是个什么样子,我推荐去看威廉·彼得·布拉蒂的《驱魔人》。

我想口你很久了:

我已经数不清了……感觉不够,数了五次没数清楚,我选择在这里躺下

Louis《S》长评


自古叶受出大神 @Louis
——谨此瞎扯。

第二次写长评不大会拿笔杆子,也没什么顺序,想哪儿写哪儿吧。

标题别信一本正经,说是长评但实际大概算是看完之后心里头憋得太多关于他们每一个人每一场情每一份愿望,还有路易大神。

可能因为想太多反而不知道从哪里写了。

且从全职说起吧。

其实全职都还没有看完,看了大概四分之一一点就半途去觅食——all叶粮了。
毕竟叶修他挺戳我,再者我bl情结也算根深蒂固尤其碰上叶修这样儿一瞧就欠收拾的(。
想吃肉的念头那叫一个滔滔不绝汹涌澎湃。

就是抱着一心要看叶神被搞的心态点进《S》,第一眼瞅见ABO可开心了,下意识地就想绝对香喷喷。后来确实“香”却是超出我预料太多的。

然后,一拿起来就放不下了。

这是我头一回,看同人文有那种完完全全不一样的感
觉。

几乎大部分同人都或多或少脱离不开原先的框架,即使有私设背景也并不宏大而严丝密合以致于他们的故事兜兜转转仅限于此,无法再更进一步的扩展。

但Louis的《S》截然不同。

在那样特定的背景下,每一个人都恰如其分地含着既不叛离原著又如同骨与髓密融般自然的性格,无论见光亦或是不见光。

他们完全可以由着各自的性子一路向东再朝西,恣意潇洒得不背离条条框框。就冲这点对Louis五体投地了w

每一个人都用自己或冲动或强势或隐忍的方式爱着那个荣耀冠身的男人同时也都带着同一片背景下各自不同的背负,处处相似,又处处别异。

一如黄少天那样冲动激烈而又怕着失去所以小心翼翼的,喻文州那样由敬慕到被人世无双般的风华摄去神魂还要顾着大局的,王杰希那样去兮思兮餍于朝朝暮暮却也要守那座城的,亦如是周泽楷那样矛盾地强势自信与患得患失但唯令不拒的。

所有,

他们,

一样的爱意深沉,一样的千钧加身。

看到他们彼此特别矛盾的心情那里,我想啊,如果他们
都是普通人,多好。

不用那么多责任,不用那么多背负,不用那么多战火。

然而若是这样的话,他们或许也就没有了那样深深的羁绊,没有了不可分的牵挂,没有了日复一日在纠葛中日益浓烈的感情。

我就是怀着以上无比复杂的情感看到将近结尾,看着他们步履维艰地走在两年的阴霾之下。

这时我完全忘了最初想要看什么的念头了,尽管也确实看到了——但诚如Louis玩笑言,这ABO文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地让读者一心一意投入到他们当中,不那么目的性地在乎是否有车开有肉吃了。

叶修能有一个可以和他一起天荒地老的人,这胜过十吨卡车。


结尾处是这篇惊艳的文中最惊艳人的地方了,让我想起经典的欧·亨利式结尾。

出人意料,又在情理之中。

他们有过梦,梦过噩梦;他们看到光,看到火光。他们历经该经历的不该经历的苦难,为了同一个人狂喜过绝望过。四十一次亲身体会至爱之人的死亡只为第四十二次能够再抱抱心脏跳动的他。

而在这时,他们回家了。

卸下岁月,渡过火海,最后的最后他们都很好。






真的特别感谢为我们带来这么好的他们的Louis,
——超爱您!!!!!







忠于荣耀。






over.

by青台